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玄幻仙侠- 奇淫宝鑒之苦难的历程
奇淫宝鑒之苦难的历程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国产AV在线看的_亚洲色欧美图另类综合_BT天堂_陌生性接触_天天看天天看天天享受]

地址发布页:


  北国,隆冬,大雪纷飞。

    丈夫的咳嗽越来越厉害了,整夜整夜的咳,吃过药反而更加激烈。屋子里, 我不敢生炉子,害怕烟气呛着他,瞎眼的女儿因为寒冷,只是蜷缩在床脚瑟瑟发 抖,我问她什幺都不说。临家的奶奶心眼好,大早晨就送来一壶开水,我忙活着 为丈夫倒水,多少能帮他暖和一点。

    清晨,当一缕阳光从房间里破旧的窗户照射进来的时候,丈夫的咳嗽突然停 了下来,他喘息着对我说:「月月,给孩子弄点吃的吧,别饿着她。」说完,丈 夫躺下去,闭上眼睛。

    我点点头,一瘸一拐的穿上棉衣走出门去。门一打开,外面的雪花就吹了进 来,我赶忙走出去把门关好。啊!天气真冷啊!天地彷彿被冻得凝固,到处是一 片白色。胡同里也逐渐开始有了声气,家家户户开始了一天的忙碌,烟囱里冒出 阵阵的轻烟,配合着这浑然的白色,别有一番景象。

    在胡同口就有叫卖的小摊,油条、豆浆、小米粥、豆包……热气腾腾,香味 扑鼻。

    我一步一步走到胡同口,小摊前面稀稀拉拉的有几个买早点的人。

    「一碗小豆粥,两个豆包,两根油条。」我掏出一块五角钱递过去。

    「两元!油涨价了。」满身油渍的老闆说。

    我犹豫了一下,又掏出五毛钱给他。

    他抬头看看我,然后把东西包好,递到我的手里,对我说:「你慢点走,道 路滑。」

    我没说什幺,捧着东西一步步走回家去。

    回家以后,急忙把东西分开,小豆粥、豆包、油条都分成两份,瞎眼的女儿 闻到了香气也摸着床槓爬了过来,丈夫又开始咳嗽起来。我走过去,帮着他坐在 床上,一边拍着他的后背,一边说:「吃点东西吧?唉,怎幺这幺咳呢?」

    丈夫说:「呵呵……别吃那药了,吃了也没用,省下钱还可以给闺女买点东 西……」

    我摇摇头说:「省什幺?大不了我出去,里外一条命。」

    丈夫突然着急起来,咳嗽更加剧烈,用手指着我说:「你!…别…呵呵…」 激烈的咳嗽让他无法继续说话。

    我急忙拍着他后背,哄着他说:「好了,好了,我说错了,我听你的,还不 成?……来,吃点早点吧。」

    我拿来早点,送到他面前。

    他推开我的手,对我说:「先给闺女吃吧,我还不饿。」

    我看看他,阳光照射在他脸上,30多岁的他满脸皱纹,好像有60多岁, 长年累月的病痛已经把他折磨的不成样子,1米8的个头只剩下一把骨头,看着 他的样子,我只觉得可怜,好容易不咳嗽了,丈夫闭上眼睛静静的躺下,喘息声 逐渐均匀。

    我把瞎眼的女儿从床上抱下来,放在凳子上,一口一口餵她早点,女儿忽然 问:「妈,现在天亮了吗?」

    我看看窗户外面,这时候雪已经完全停了,阳光照射在雪片上,发出刺眼的 亮光。

    『看来女儿是全瞎了,以前还说能看见一点点亮儿,现在可能……』我心里 想着,鼻子一酸,好玄没掉下眼泪来。

    我看着女儿,她的样子彷彿是我的翻版,鸭蛋脸,大眼睛,月牙眉,鼻子小 巧,嘴巴大了点,惟独和我不一样的就是她那大大的眼睛里一片灰色,这孩子生 下来就是一个瞎子,本来想给她看大夫的,可像我们这样的家,维持一个躺在床 上的丈夫已经很勉强了,还谈给女儿看病?

    我用手抚摩着女儿的头髮,长长的头髮散乱的搭在脸庞,我一边用手帮她拢 着,一边餵给她豆包吃。我轻轻的说:「今天阴天,外面路灯还点着呢,快点吃 吧。」

    女儿空洞的大眼睛望着我,再也没说话。

    餵饱了女儿,我把她抱到床上,她抱着那个破旧的布娃娃玩着。

    丈夫已经睡着了,甚至还轻轻的打起了鼾。我一点都不饿,只坐在凳子上看 着他们,陷入回忆中……

    我曾经在城里的夜总会里做小姐,那时候我正年轻,长得漂亮,身材也好, 人浪,活儿翘,那时候追我的人太多了,但只要出得起钱,我向来不拒。后来, 在一次例行的突击检查中,警察抄了夜总会,正赶上那晚我在2楼伺候客人,慌 乱中我从2楼跳了下去,这一下就把腿给摔了,至今落下残。

    腿残了以后,自然我的价格大打折扣,从一个上流小姐,变成三流小姐,价 格便宜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,80块钱就能和我睡觉!我一气之下离开了夜总 会,后来我又凭借老关係在城里几个大的夜总会坐台,可惜,一直没什幺起色, 随着年岁增大,我逐渐萌生退意。

    就在这时,我遇到了现在的丈夫,那时候他可帅了!自己又有一家小工厂, 天天开车来,开车走,本来我自认为是个小姐,又是个瘸子,根本配不上他,可 偏偏就这幺怪,他竟然看上了我!

    经过几次交往,我们就过到了一起,我曾经问过他:「你难道不在乎我以前 是个小姐?」

    他看看我说:「你以前怎幺样,我不在乎,但你以后如果再敢出去做,我就 把你那条腿也打残,然后我再养你一辈子。」我忽然觉得找到了终生的依靠,发 誓要好好的和他过日子。

    ……

    甜蜜的日子最好过,一年以后,我们就添了一个女儿,可自从女儿诞生后, 好像厄运就降临了,先是发现女儿的眼睛有毛病,到医院一检查,先天性弱视, 视力几乎为零。

    为了给女儿治疗,我们跑了许多医院,花的钱象流水一样,最终也没什幺结 果。正在这时候,丈夫的工厂也开始衰败,销路不好,产品落后,工厂发不出工 资。女儿的病再加上工厂的问题,丈夫的脾气也逐渐暴躁起来,整天喝酒,动不 动就拍桌子瞪眼睛,我也只有默默忍受着。

    逐渐,家里的钱,存折都被丈夫拿走了,后来,连值钱的东西都被他拿出去 卖了,工厂也倒闭了,我曾经试探着问了他几次,招来的只是一顿暴打,最后我 也不敢问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不学好,偷偷在外面吸毒,这点家底哪够他花的 呀!

    没两年,我们连房子都卖了……

    丈夫从解毒所里出来以后,把毒瘾是戒掉了,可开始咳嗽起来,一开始没注 意,后来越来越厉害,到医院一检查,肺气肿,属于「吸毒后遗症」之一,大夫 将我叫到一旁,对我说:「可能会发生病变,75%,保守的说,很可能是肺 癌……」

    现在,只有我知道,吃那些药不过是维持他的生命而已,我经常对自己说: 「只要能让他多活一天,我宁愿再去做小姐,哪怕他好了以后把我的腿打折…」

    ……

    日头已经正当午时,女儿抱着布娃娃睡着了,丈夫也正睡得香,我站起来, 轻轻的为他们盖好被子,摸摸口袋,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,我算了算,距离上 次领『低保』才半个月,每个月350块钱的低保根本不够家里的生活,更何况 还有个得病的丈夫,瞎眼的女儿。

    我轻轻的走出门去,快速而小心的把门关好,透过窗户我看了看正在熟睡的 他们,见没惊动,慢慢的走向胡同口。

    地上都是雪,我慢慢的走着,出了胡同有一个公用电话亭,我拿起电话,拨 通了一个号码……我的心里很複杂,脑子里只是想着能让丈夫再有钱买药,女儿 以后还要上学,家还要过下去……

    「喂?谁呀?」电话拨通了,从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  我沈默了一会,说:「阿毛,是我。」

    「你是谁呀?」阿毛怪声说。

    我的怒气一下子顶到脑门上,突然大声吼到:「操你妈的!连我都听不出来 了!想死呀你!!」我彷彿又回到了当年……

    这次阿毛听出来了,惊叫了一声:「哦!是俞姐呀!!我他妈该死!连老姐 都没听出来!我该死!俞姐,你……不是?」

    我的心里痛快了一点,对阿毛说:「我找你有事,晚上,四平门。」

    阿毛鸡鸡歪歪的说:「哎呀,老姐,我现在很忙……」

    我还没等他说完,打断了他的话,冷冷的说:「8点前我要是没见到你,以 后别让我遇到你,我跟你没完!」

    阿毛停了一下,嘻嘻的说:「老姐,别生气呀,我说着玩的,行!晚上8 点,四平门。」

    阿毛是我以前相好的一个地痞,说白了,就是地头蛇,阿毛有点势力,罩着 好几个场子,许多迪厅和夜总会都和他有关係,他认识的人也多。

    我挂了电话,慢慢的回到家。

    中午的午饭就是早点剩下来的东西,丈夫在我的劝导下,好歹吃了点,女儿 也吃了点,给阿毛打过电话,我也觉得有点饿了,早点都给他们爷俩吃了,我翻 了半天,只翻出半袋方便麵,凑合着吃了,只等晚上。

   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屋子里开始冷了,为了让他们更暖和一点,我用被子把 他们捂得严严实实的,中午的饭里,我偷偷的给丈夫加了安眠药,丈夫沈沈的睡 着。女儿也睡得很香。

    我对着镜子照了照,把脸擦了擦,头髮拢了拢,还好,还可以看出以前的一 点风采,毕竟我还不老。只是我这一身衣服太寒酸了,黑色的裤子,还是丈夫穿 剩下的,一双老式的皮暖靴恐怕扔在路边都没人要,还有,破旧的蓝色防寒服上 面都是汙渍。我知道,自己冬天的衣服就这幺一件,没办法,凑合着吧。

    冬天的天黑得很早,刚过6点,天就黑了下来,我看看熟睡中的他们,慢慢 的走出门。

    四平门距离我的家很远,我只想慢慢的走着去。

    大街上,正是车水马龙热闹的时候,人多,车多,路灯已经亮起,把大街上 照得很亮,远处高楼大厦的灯光为城市的夜晚增加了点缀,一片歌舞昇平的繁荣 景色。

    我到四平门的时候刚好8点,我一眼就看见正和几个小混混说话的阿毛,我 喊了一声:「阿毛!」

    阿毛高高的个子,头髮染成黄色,一身高级皮衣,手上带着金錶、金链子, 耳朵上还带着耳环。

    听到我的叫声,阿毛突然一回头,一边冲着我走过来,一边仔细的看着我, 一直走到我的跟前,又仔细的看看我,忽然说:「俞姐?你是俞姐?你?……嗳 呦!我的老姐呀!你怎幺这样了!?」

    跟着阿毛的几个小混混也跟着围过来,其中一个看看我,突然笑着说:「要 饭呀!……」

    还没等他说完,阿毛一回手给了那小子一个大嘴巴,那小子一愣,阿毛大吼 着:「操你妈的!再放屁我他妈卸了你!滚!你们都给我滚远点!再往这凑合, 我他妈可发火了!操你妈的!」几个小混混可能从来没见阿毛髮这幺大的火,乖 乖的退到一边去了。

    阿毛拉着我又走了几步,到了路灯的昏暗处,问:「俞姐,你这是怎幺了? 怎幺混成这样了?前年我听他们说,你不是从良了吗?还弄了个款,怎,怎幺这 样了?」

    说实话,我没什幺亲人了,阿毛也可以算是我的一个亲人吧,见到阿毛,听 他问话,我忽然觉得见到亲人,鼻子一酸,眼泪再也止不住了,『呜呜』的哭了 起来。

    阿毛着急了,大声说:「怎幺了你!老姐!原来你可从没掉过眼泪,怎幺不 爽了?说话呀!…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!哎!老姐,只要谁敢欺负咱,你告诉 我名字,我他妈的三天之内卸了他!……」

    我摇摇头,拉着他的手,慢慢的把这几年的经历讲了出来。

    跟他说了将近一个多小时,阿毛才长长的出了口气,说:「哎呦!老姐,我 说句实话,你可别不爱听,你的命呀,太苦了!」

    ……

    随后,阿毛把那几个小混混叫过来,带着我走向繁华的闹市区……

                  (中)

    我本来不想做头髮的,可阿毛硬是拉着我到他的髮廊好好做了头髮,然后又 给了我几件衣服,最后带着我去吃饭,阿毛对我说:「老姐,别的我帮不了你, 也就是这样了,你看还有什幺我能帮的?」

    我看看阿毛,咬了咬牙,对他说:「我想挣钱,还是老本行,你帮我联繫联 系。」

    阿毛沈默了一会儿,看看我,对我说:「俞姐,说实话,那个罪你还没受够 呀?」

    我不说话,只是看着阿毛。

    阿毛躲开我的目光,说:「行了。你想出来做,我会尽力的,不过老姐你也 知道的,说实话,你这个岁数也大了点,腿也有毛病,别怪我说,恐怕即便有了 人,钱也不会给很多,毕竟现在年纪轻,漂亮的小姐多的是,老姐,我这可是说 实话。」

    我点点头,说:「我知道自己的条件,不过你帮我联繫就是了,你抽多少我 不管。」

    阿毛一瞪眼,大声说:「俞姐,你把看成什幺人了?凭借咱们的关係,我还 抽?抽他妈个屁!」

    临走的时候,阿毛扔给我一个BP机,然后对我说:「有了,我呼你,地方 我给你找。」

    ……

    四平门,某旧楼独单。

    房间里,我光着身子坐在凳子上,我的面前站着一个年轻男人,高高的挺着 鸡巴,鸡巴又粗又长,直楞楞的,我用手搂着他的屁股,伸缩着头,用小嘴耐心 的套弄着粗大的龟头,年轻男人仰着头,舒服的哼哼着,房间里暖气给的很热, 我们的身上都见了汗。

    我用手慢慢的摸着他的屁股,男人说:「月月,一会给我来来后面。」

    我吐出鸡巴,抬头看看他,笑着说:「张哥,还是喜欢这个调调?」

    张哥笑着说:「玩就玩个爽,要不还不如手淫呢。」

    我笑了笑,继续低头唆了着他的鸡巴,张哥把我拉起来,拉到床边,他用手 撑在床沿上撅起屁股,我跪在他的后面分开他的屁股,舔着屁眼,前面用手撸着 他的鸡巴,张哥回手按住我的脑袋,使劲的把我的头按在他的屁股上,然后屁股 上下的摩擦着,嘴里嘟囔着说:「哎呦!爽!使劲舔!…对!把舌头伸进去!… 使点劲!……啊!」

    张哥的屁眼臭臭的,可这又有什幺办法呢?为了能多挣点钱,什幺都要干。

    我死命的舔着他的屁眼,用舌头挤进屁眼里抽插着,张哥快乐的呻吟着,鸡 巴头上分泌出黏糊糊的淫液。

    张哥突然扭过身,把鸡巴直接插进我的小嘴里快速的挺着屁股,鸡巴使劲的 插进我的嗓子眼里,直到把我插得白眼直翻。张哥看着我的模样,鸡巴终于挺到 最佳硬度。

    张哥把我拉到床上,戴好避孕套,鸡巴硬得好像铁棒一样,我趴在床上,高 高的撅起肥硕的屁股,张哥趴在我身上,鸡巴一挺插了进去,然后快速的有节奏 的抽插着,『啪啪啪啪……』鸡巴大力的撞击着我的屁股,浪屄里涌出大量的黏 液,鸡巴更滑溜的进出着,张哥一边使劲操着,一边抓着我的头髮说:「爽!… 骚屄!真浪!」

    我浪浪的哼哼着,笑着说:「张哥…张哥…快!……操得我高潮来了!…… 快!啊!啊!啊!……啊!」

    我紧紧的夹起腿,屁股玩命的使劲往后狂顶,张哥好像骑马一样在我的身上 撒欢的操着,大叫着:「出来!……哦!……给我尿!使劲尿!」

    「啊!……」我的大脑一阵发白,浑身一颤抖,久久憋着的一泡热尿『滋』 的一下喷了出来,黄色的尿液喷撒在床上。

    张哥见我的热尿被他操得喷了出来,更加激动起来,他把鸡巴插在屄里,一 使劲就把我从床头拉到地上,我一瘸一拐的在房间里慢慢的转着,张哥在后面继 续使劲的操着,我一边转,一边还要撒尿,热热的尿液喷洒在地上。

    张哥把鸡巴拔出来,我一阵晃动,差点没坐在地上,尿也撒完了。

    张哥捏着鸡巴根,他的鸡巴颤抖着挺了好几下,差点没射出来,好不容易把 这股劲压了下去,张哥大大喘息了一口气,用手拍拍我的屁股,说:「来,操屁 眼。」

    我站在房间的中央,微微分开腿,把两只手按在膝盖上使劲的低头撅屁股, 张哥站在后面,分开我的屁股,露出屁眼,鸡巴对準以后,使劲的插了进去,一 下就插到底!我『哎呦!』的叫了一声,张哥开始慢慢的前后晃动着屁股,硬硬 的鸡巴在屁眼里开始进进出出起来。

    『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……』『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……』鸡巴乾燥的在我 的屁眼里进来出去,张哥一下子把鸡巴抽出来,转到我的面前,鸡巴一挺,对我 说:「来,使劲唆了两口,多弄点唾沫。」

    我一抬头,一张嘴,一口把鸡巴叼住,大力的吸吮着,张哥受到刺激,鸡巴 使劲的在小嘴里又狠插了两下,拔了出来。我冲着鸡巴吐了两口唾沫,张哥重新 来到我的背后,鸡巴再次插了进来,这次,张哥更加快速的操着屁眼,我也浪浪 的叫着春:「啊!啊!!啊!张哥!好棒!痛快!……哎呦!哎呦!哎呦!…… 使劲操!使劲呀!」

    张哥扶着我的屁股,快速的用鸡巴操着,大鸡巴经过唾液的润滑,在屁眼里 滑溜的伸缩着,我只觉得屁眼里阵阵的郁闷,一下一下使劲的缩着屁眼,夹住鸡 巴。

    张哥狠狠的操了两下,抽出鸡巴,拉着我来到床铺上,我自觉的躺在床上, 把头搭在床沿,张哥撸掉避孕套,一抬腿,骑到我胸脯上,用手捏着我的乳头, 鸡巴使劲的插进我的小嘴里,快速的一阵狠操,突然惊叫一声『呦!……』,突 突的射出白花花的精液来。

    他一边快速的撸弄着鸡巴,一边对着我张开的小嘴喷射着,白色的精液喷洒 在我的舌头上,我只笑嘻嘻的看着他,直到他再也射不出来了,我才『咕咚』一 下把精液嚥了下去……

    操完以后,我陪着张哥在厕所里洗了个热水澡,男人爽了身子,又洗了热水 澡,顿时精神焕发,他穿好厚厚的衣服,拢拢头,然后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大票, 塞进我的手里,笑着说:「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先给你传呼。」

    我笑着点点钱,乐着说:「谢谢大哥了!每次都多给!下次您再来,一定给 我打传呼,下次再来呀!」

    我把张哥送走,一边点着钱,一边合计着怎幺分配。然后快速的穿上衣服, 直奔医院。

    ……

    自从上次见过阿毛后,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,这些天,我没日没夜的干, 弄了点钱把丈夫送进了医院,瞎眼的女儿我托付给了阿毛,阿毛把她送到了阿毛 的姥姥家,我曾经去看过,那是个很好的老太太,我放心。

    丈夫的身体越来越不好,虽然进了医院,但我们只能住普通病房,丈夫咳嗽 得越来越厉害,已经开始见红了,医生不只一次的严肃对我说,要我有个心理準 备,因为他的肺气肿时间太长了,已经发生病变,估计可能是肺癌,最省钱的治 疗也是每週两次的放化疗,钱太多了,已经上万,我支付不起呀!只能勉强在医 院耗着,能让他多活一天都好。

    我到了医院,先是到住院处把这几天积攒的钱交给了会计,然后到食堂买了 点吃的,送到丈夫的病房里,阿毛真的很好,特别交代了他手下的两个小混混在 医院里守着。

    我进了门,那两个小混混站起来,很规矩的叫了声『俞姐』然后就出去了。 我看着满身插满管子的丈夫,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没掉出来。

    或许是丈夫有了心灵感应,他竟然睁开了眼,看到我,丈夫也一裂嘴,他想 哭,可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是干干的泣着。

    我见他醒了,赶忙擦乾眼泪,小声的问他:「想吃点东西吗?」

    丈夫闭上眼睛轻轻的摇摇头,然后又睁眼看着我,我坐在他身边,抓着他的 手,一言不发的和他对视着,我们就这幺静静的互相看着,一切都在眼神里表达 出来。

    外面的西北风又『呜呜』的刮了起来,彷彿是在悲鸣,大风带来了雨雪,散 落的雪花随着狂风漫天飞舞,城市的夜晚降临了,病房里很安静,彷彿时间凝固 了,就在这城市被遗忘的角落里,有我,还有我的丈夫。分享分享0收藏收藏0支持支持1评分评分

  使用道具检举lok20012004

  大学生(4000/12000)Rank: 4Rank: 4Rank: 4Rank: 4帖子551积分4648 点潜水值14924 米串个门加好友打招呼发消息头香发表于 2009-5-19 06:59 PM|只看该作者   (下)

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 本文作为庆祝海岸线中文论坛成立週年的贺文。

    《苦难的历程》一文到此完结,写得稍微有点灰色,真心希望大家能通读这 篇文章,然后留下您宝贵的意见。谢谢。不知何时能为羔羊寿辰写文。

 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柔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  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,已是晚上7点。BP机响了起来,我赶忙去回电话。

    「俞姐,我介绍了两个朋友到你那里去,一会见。」阿毛的话很简洁。

    我放下电话,赶回四平门。

    阿毛热情的替我引见两个客人,一个姓张,张老闆,个子中等,30多岁, 不胖,很有文化的样子,穿着时髦。另一个姓许,许老闆,个子比张老闆矮点, 30多岁,胖乎乎的满面笑容,穿着讲究得体。

    我送阿毛出去的时候,阿毛忽然小声对我说:「他们,撚子(钱)多,照到 位了(伺候好了)。」

    我点点头。

    锁好门,我笑着对他们说:「两位老闆,别客气呀,坐呀。」

    我一边说着,一边走到他们中间,慢慢的脱着衣服,许老闆很老道,笑着 说:「大姐好爽朗哦!」

    我笑着说:「咳!您二位都是阿毛的朋友,不是外人,我也就不和您上俗套 了,大家出来玩,不就是图个乐和吗?来,我帮您脱衣服。」

    说完,我帮着张、许二人把衣服脱了,我仔细一看,两个人身上都是白白净 净的,鸡巴也乾净,不大不小很适中,我拉着他们坐到床上,慢慢的撚着他们的 鸡巴,笑着说:「嗳呦!好大的货哦!许老闆,您的鸡巴真够个儿!」

    他们二人的手在我身上乱摸着,许老闆乐呵呵的说:「大姐,别捧我!我识 得的。」

    我对张老闆笑着说:「哎呀!张老闆,您的鸡巴也不小呀!」说完,我对他 们说:「说老实话!我干了这幺多年,还是第一次碰到这幺大个的鸡巴!又粗又 长!一会操起来肯定带劲儿!」

    张老闆和许老闆在我小手的撸弄下,鸡巴已逐渐挺起,我一边撸弄着鸡巴, 一边让他们的手在我的乳房和浪屄上紧摸着,我一边有感觉的小声哼哼,一边浪 浪的道:「我说,二位老闆,咱们谁先上?我这儿可刺痒着呢!要不,咱们开个 洋荤,也学学老外,玩个三人行什幺的……一个插浪屄,一个杵屁眼,然后,我 再给您唆了唆了大鸡巴,让您美美的把精子射出来!怎幺样?」

    张老闆嘻嘻的笑了,对我说:「阿毛早就和我们说,大姐的人浪,活翘,今 儿我们来,还就是为玩这个来的!来!」

    张老闆和许老闆分别带好避孕套,张老闆躺在床上,我对着他挺起的鸡巴吐 了口唾沫,用手猛撸了两下,然后跨到他的身上,鸡巴对準浪屄使劲坐了下去, 张老闆舒服的哼出了声。

    我将鸡巴连根坐进屄里,屁股前后小範围的伸缩着,转头对着许老闆的鸡巴 吐唾沫,等鸡巴润滑了,我拉着鸡巴顶在屁眼上,许老闆骑在我的屁股上,慢慢 的把鸡巴插进屁眼,等鸡巴都到位了,我忽然大声的哼了出来,『操!』张老闆 和许老闆同时挺起屁股,一时间,房间里嘈杂起来……

    「嘿!嘿!嘿!嘿!…」许老闆快速的前后运动着屁股,粗大的鸡巴在屁眼 里抽插,黏糊糊的肛油加速了鸡巴的润滑,许老闆看着小屁眼被鸡巴操得乱翻, 撒欢的插了起来。

    「哎!哎!哎!哎!……」张老闆在下面一边使劲的揉弄着我的乳房,一边 看着我浪浪的样子,大力的往上挺屁股,屄里黏糊糊的淫液弄得他特别爽,张老 板激动的操着。

    「发!……呀!……爷!……天!……哦!……啊!」我一边摇晃着头,一 边胡乱的叫嚷着,前后夹击的刺激,让我头脑里一片空白。

    『扑!』的一下,许老闆从屁眼里拔出鸡巴,鸡巴在空气中高挺了两下,许 老闆呼呼的喘着粗气,一把把避孕套撸了下来,说:「好玄!屁眼太紧了!差点 把套子搓破了。」

    说完,许老闆用手指伸到我的屁眼里抠着,然后看着张老闆说:「你来玩玩 这,油都出来了!」

    张老闆一把把我推开,许老闆重新带上一个新的避孕套躺在床上,我跨在许 老闆的身上,张老闆在后面插屁眼。

    这个三人行足足玩了将近半小时,许老闆突然紧张的说:「我……我要来! 躲开!」

    说完,他大力的把我推到一边,张老闆也闪开,许老闆按住我的屁股,颤抖 着手捏着鸡巴插进屁眼,然后玩命的使劲操着,屁股一下比一下快!

    我知道他就快射精了,也急忙淫叫起来:「啊!啊!屁眼!啊!啊!屁眼! 啊!啊!」

    在我一声声屁眼的乱叫声中,许老闆抽出鸡巴,快速的撸掉避孕套,我急忙 起身含住他的鸡巴头,许老闆大叫一声「爽!」,鸡巴在我的小嘴里射出热热的 精子!

    与此同时,张老闆赶忙将鸡巴塞进我的屁眼里抓紧操着,我刚刚嚥下许老闆 的精液,再次大声的叫嚷起来:「嗳呦!痛快!啊!啊!啊!啊!!」伴随着我 最后一声淫叫,张老闆还没等把鸡巴抽出来就射精了,他死命的按着我的屁股, 鸡巴插进屁眼里一动不动,我只觉得屁眼里的鸡巴扩大好几倍,一阵乱挺,火热 的精子射了出来!

    ……

    高潮以后,张老闆和许老闆穿好衣服,许老闆淫笑着对张老闆说:「你还是 不行呀!还没抽出来就放炮了!」

    张老闆也不甘示弱的说:「别管怎幺说,我比你放炮放的晚,嘿嘿。」

    两个男人互相打趣着。

    我笑着伸出双手的大拇指说:「两位老闆都很强!很棒!操屁眼能操到这个 程度的,就属您二位了!」

    张老闆笑着说:「大姐,再怎幺说,没有你这个小屁眼,我们也没这幺爽! 哈哈哈!」

    我和许老闆也跟着笑起来。

    许老闆站起来,从钱夹里拿出几张大票塞进我手里,乐呵呵的说:「下次还 找你!嘿嘿。」

    我点了一下钱,真不少!急忙浪浪的笑着说:「许老闆!看您说的!干嘛下 次呀!这次不好吗?要不,咱们再点两炮?…」说完,我小声的对他们说:「哎 呀!第一次,咱们玩的规矩,要是知道您二位是那幺爽快的人儿,咱们玩点儿髒 活儿,那才叫爽呢!」

    张老闆眼睛一亮,淫笑着说:「什幺活儿?」

    我笑瞇瞇的说:「不带套子跑旱船,然后给您来个活叼,放炮以后,还给您 用小嘴唆了个乾净……」

    张老闆跃跃欲试就想上,许老闆一拽他,笑着对他说:「忘了!还有饭局 呢!」

    一句话提醒了张老闆,张老闆满脸惋惜的说:「算了,算了!下次再玩 吧。」

    我见没什幺希望,转脸笑着说:「没关係,我还能跑了不成?早晚让您 爽!」

    张老闆和许老闆客气的笑了笑,向门外走去。

    送走了他们,我穿好衣服,準备给自己弄点吃的,这时BP机又响了起来, 我心说:阿毛真好,又有生意了。

    赶忙下楼去回电话,拨通电话,阿毛急速的说:「俞姐!你!………女儿丢 了!」

    听到这个,我觉得眼前一黑,好玄没栽倒,定了定神,嚷到:「阿毛!你说 什幺?」

    阿毛再次说:「俞姐!我说的是真的!你别着急,我已经撒下所有的弟兄去 找了,女儿真丢了!」

    「阿毛!!要是我那个瞎眼的闺女怎幺地了,我就把你宰了炖着吃!!!」 我真是急疯了,根本不知道说什幺。

    阿毛也害怕了,急忙说:「俞姐,我真的叫所有人都出去找了!下午姥姥说 出去买菜,可她老糊涂了,忘了锁门,再回来的时候,单元门大开着,闺女也不 见了!俞姐,你别着急,我他妈挖地三尺也把闺女找回来!」说完,阿毛挂掉电 话。

    我急忙说:「喂!喂!」可是,电话挂断了,再拨,已经无人应答。

    放下电话,我愣愣的站在雪地里,四周灰濛濛的一片混沌……

    ……

    整整三天,我就这幺一直坐在丈夫的病床旁边,傻傻的看着他,阿毛满脸风 尘的站在我旁边,我知道,女儿还是没找到。

    我扭过头,看看阿毛,阿毛低下头。我苦笑着说:「阿毛,别找了……这事 儿也不怨你,更不怨姥姥,姥姥岁数大了,别吓着她……要怨,只怨……唉!阿 毛,你说的对,我的命太苦了!……」

    阿毛刚要张嘴说话,我挥了一下手,转脸看着昏迷的丈夫,小声的说:「我 哪儿也不去了,只想守着他,安静点……」

    阿毛愣了一下,忽然一跺脚,走了出去。

    丈夫已经整整昏迷两天了,医生把我叫出去,只对我说了一句话:準备準备 吧,别到时候……后面的话我根本没听见。

    连日的疲劳,我靠在丈夫的旁边昏昏的迷糊。

    突然,我觉得有人碰我,我激灵一下坐了起来,只见丈夫竟然睁开眼,看着 我,我急忙凑过去,小声的问:「饿吗?」丈夫摇摇头,我继续问:「渴吗?」

    丈夫使劲的对我说:「咱女儿呢?我想看看。」

    我装着笑,说:「快过年了,我把她送到一个姥姥那儿去了,那很好,有暖 气,有好多好吃的,饿不着她……」下面的话,我实在编不出来了,眼泪几乎掉 了下来。

    丈夫的声音忽然清晰起来,他看看外面灰濛濛的天空,嘴里唠叨着:「哦, 快过年了……女儿别饿着……别冻着……过年了……快过年了……」

    丈夫好像很睏,慢慢的闭上眼睛,突然,他又睁开眼,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 我,对我说:「哦,对了,还有个事儿,以后,不管怎幺苦,你也别出去做了! 好好照顾女儿,听我一句吧……」说完,丈夫缓缓的闭上眼睛,我的眼泪再也止 不住了,瞬间流了下来……

    ……

    ……

    丈夫就这幺走了,撇下我……

    ……

    ……

    过年了!

    大街上热闹起来,人们的脸上喜气洋洋,到处热闹非凡,电视里,电台里, 到处是欢声笑语,鞭炮声,笑声,唱歌声,一片欢乐……

    我还是穿着那身破旧的衣服,一瘸一拐的走在路边,慢慢的拐进了小胡同, 慢慢的走进我那间破房子,屋里好冷呀!外面的天空还是那幺混沌,灰濛濛的。

    我和衣躺在床上,摸到了女儿的那个破旧的布娃娃,我把它抱在怀里,彷彿 女儿在我的怀里,轻轻的拍着,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药瓶,颤抖着拧开盖 子,把药片到进手心,一粒粒的放进嘴里,把那苦涩而冰冷的药片仔细的嚼碎, 慢慢的嚥下去,心里想着:吃吧,吃吧,吃完以后,就能见到丈夫了,还有女 儿……

    啊!我好累哦,好困!我想好好的休息,好好的睡一觉,一觉醒来,没有了 寒冷,没有了饥饿……我死死的抓着那个布娃娃……抱着它……

    忽然间……

    天空彷彿放亮……

    大地一片明媚……

    一片广阔的天地……

    没有了饥饿……

    没有了寒冷……

    到处是绿茸茸的草地,到处是盛开的花朵……

    我又看到了丈夫,他微笑着招呼着我,怀里抱着女儿……

    我扑向他们……

    紧紧的拥抱在一起……

    跳呀!笑呀!……

    跳呀!笑呀!……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